凤凰官网

为什么“黄静案”不是政治案件——黄淑华访谈录

自从2000年我来到中国,我和湖南的“缘分”比我最初来自重庆的时候还要多。

从震惊国内外的湖南常德“张军案”,到湖南益阳“李尚平案”、“刘军案”,再到最近接管的湖南湘潭“黄荆案”,以及其他记录在案的案件,三年内共发生117起。

墙上贴着的湖南地图,上面有城市名、区名、乡名、村名、铁路、公路、街道、法院、检察院、公安局、派出所、戒毒中心、公司、大学和医院,大多都很熟悉,但是面对更熟悉的冤案、假案和错案,我不禁一遍又一遍地问:今天的湖南有什么不好?与“刘军案”类似,“黄静案”也没有立案。与“李尚平案”相似,“黄静案”也是一名教师。

据黄静的母亲黄淑华称,“湖南红网、政法频道、新闻频道、潇湘晨报、东方新闻等媒体都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但是阅读和收集所有的媒体资料并没有让我颤抖。具有明显共犯性质、明显歪曲性质和明显缺乏深度的报道无异于给伤口浇水或挠痒痒。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媒体如何保护公民权利。这样一个媒体如何行使其作为“舆论工具”的职责?今天,我将尽最大努力推倒这一系列无视公民权利的白脸和冰冷的骨头。我将在《艺报》上写一篇完全平民化的采访,谴责内地官方媒体掩盖事实、歪曲事实、颠倒事实、淡化事实的可耻言论。我也会通过采访黄静的母亲黄淑华,向所有没有失去良知的人传达最真实的声音。

■“黄静案”简介:黄静,女,1982年9月27日出生,湖南省湘潭市人,1999年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被分配到湘潭市林峰小学担任专职音乐教师。去世前,她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获得函授本科学位,同时也是湘潭音乐学会会员和湘潭钢琴协会会员。

2003年2月24日,黄静悲惨地死在林峰小学宿舍,一丝不挂地躺在床头。

此后,黄静的家人直接怀疑此案的主要嫌疑人是黄静的男友江吴均(江吴均27岁,父亲蒋金友是湘潭国税局纪检组长,母亲刘普英是林峰小学所在地郑萍路办公室的负责人)。

到目前为止,“黄静案”还没有以各种看似有力的借口提起,这在当地和网上引起了极大的公愤。

6月8日早上、6月11日晚上和6月12日晚上,黄静的母亲黄淑华三次接受了我的采访(黄静的妹妹黄方慧在前两次中在场)。

杨中华:你好,黄女士,我知道你有心脏病,但是请尽可能平静地接受我的采访。

2月23日下午3点,江吴均把你女儿从你家带到林峰小学。你知道2月24日会发生什么吗?黄:事实上,我一直在防范江吴均。

他没有野心,沉溺于赌博,也是一个顽固的恶霸。他也是个性变态者。过去,他谈论五六个品味差的女朋友。他还严肃对待这个家庭,因为他想和他们中的一个建立关系。后来,这名妇女在抢救无效后死亡。

最终,损失了16万元,没有追究刑事责任。

去年8月11日至8月15日,他和我女儿去海南旅游。我还每两分钟打电话询问一次,担心会发生什么事情。

去年12月,我女儿在日记中还写过这样一句话:“姜俊武绝不会饶过我,逃吧!逃吧!逃!”就在今年2月21日,因为他在2月20日那天又打了一夜的通宵牌,我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我估计他一直都怀恨在心。去年12月,我女儿在日记中写道:“江吴均绝不会饶了我,快跑!快跑。逃跑!”今年2月21日,我严厉批评了他,因为他在2月20日打了通宵扑克。我认为他一直怀恨在心。

2月23日下午3点,当他来接我女儿时,我女儿向我征求意见,说她想留在学校。我同意了。这是黄静今年第一次留在学校。

这是江吴均听到的。

杨中华:从2月23日下午3点江吴均接黄静到2月24日上午10点30分,你目睹了黄静赤裸的床边。他们俩都做了什么?黄:我不知道江吴均在郑萍路派出所的叙述是否属实。

他说,在带走黄静后,他在2月23日晚上7点把她从学校带到一个朋友家吃饭。晚饭后,他和几个朋友打牌,黄静睡在沙发上。

直到2月24日凌晨2: 30,他才把黄静送回学校宿舍。他在她的宿舍呆到6点50分,然后离开了。

离开后,他说她让家人在7: 30左右再打电话给黄静,但他打不通。然后他在7: 50左右亲自打电话给黄静,但还是打不通。

所以,在8点20分,他跑到林峰小学戴校长那里。他们两人一起去开门,爬到宿舍的七楼,从窗户进去,发现黄静已经死了。

杨中华:为什么他先打电话给他的家人,让他们打电话给黄静,而不是先打给黄静?此外,他为什么不单独去黄静,而是请戴校长和他一起去。戴校长认出他是他的养子,并把江吴均左的男朋友介绍给黄静。黄:所以我怀疑江吴均在撒谎,有人在为他策划如何逃避责任和掩盖他的罪行。

我于2月24日上午10点得知事故,并于10点30分到达现场。当时,我女儿已经被送到了“120”急救中心。他们还向郑萍路警察局报案。然而,接到报告后,郑萍路派出所没有仔细检查现场,没有仔细检查尸体,也没有对当晚与黄静住在宿舍的主要嫌疑人蒋吴均采取任何强制措施。郑萍路警察大约在10点钟撤离现场。

根据后来拍摄的照片,人们发现,黄静仰面躺在床上,被子平放在鼻梁上,眼睛睁得大大的。她一丝不挂地掀开被子。有夹伤、挫伤、瘀伤、瘀伤、细针刺伤,甚至香烟灼伤等。在身体表面的许多地方,包括她的手臂、脖子、背部和膝盖。皮肤的某些部分已经剥落,并伴有皮下出血,这简直太可怕了。

杨中华: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郑萍路派出所的行为违反了《公安机关刑事案件处理条例》第一百九十三条和第一百九十四条。

在这里我也想知道江吴均当时做了什么。黄静死后,他进入房间时非常平静。他没有哭,也没有跑到黄静身边,而是站在大厅里环顾四周。

此外,是玉湖区教育局而不是江吴均告诉我事故发生在黄静。

我想你已经在《东方新报》上看过了。自2月25日以来,我一直没能找到江吴均。2月27日,我跑到他父亲的国税局,举起了我女儿的画像。我想让江吴均出来,跪在我女儿的尸体前,把情况解释清楚。

杨中华:是的,我知道。

东方新闻记者孟晓的语气完全是官方的。他说,“黄静死后,玉湖区教育局和国税局的领导出面协调,但死者家属坚持不听,”“家属要求赔偿,”“黄静死前和男友关系密切,”“黄静在初步法医检查后死于心脏病”等等。在这里我想分别确认什么是真相?黄:不会对主要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这已经是公然违反法律,并涉嫌窝藏。什么是所谓的“协调”?这不是明摆着要试图留住江吴均吗?至于“家属索赔”,这是完全颠倒是非。2月24日,江吴均的家人首先提出“私人”,并说他们会给我们3万到5万元。他们还说将在2月25日和2月26日举行追悼会。一切都是按照他们的安排进行的,但我坚持要进行法医检查。

因为当我在2月24日上午10: 30到达现场时,现场的一切都被摧毁了。

不到11: 00,他们和派出所工作人员急着安排黄静的火化,并说“死者身上没有致命伤,不包括杀人,江吴均不在犯罪现场”。因此,江吴均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并拒绝展开调查。

我想里面一定有什么东西,所以我不得不请法医做鉴定。

我对江吴均的家人说:“如果我女儿死于自然原因,那么你将再次赔偿。如果江吴均这样对我女儿的死,那么我们必须依法行事。

”江吴均的家人知道,我于2月25日邀请了法医进行尸检,非常反感,再也不会提起“私人”的事情了。

至于被强奸和杀害被描述为“亲密”,这甚至更糟,完全没有良心。

杨中华:但2003年3月6日,湘潭市公安局发布的《潭公路鉴字第204号尸体检验报告》称,黄静死于“心脏病急性发作引起的急性心肺衰竭”。尸检报告是怎么得出的?从2月25日到3月6日,尸检人员最近都做了些什么?黄:我女儿以前从未患过心脏病。这份报告是假的。

验尸的人叫吴建群,来自湘潭市公安局法律监察室。

杨中华:也许错误就在这一步。你知道孙志刚的案子吗?他们的家人要求医院里的人做公正的尸检,而不是公安系统。

黄:是的,现在我也明白了这个事实。

我现在要指控吴建群严重违反职业道德和纪律,并涉嫌作伪证。

2月24日,他去了现场。

2月25日早上,应我的要求,他再次去调查我女儿。除了在身上发现许多严重的伤口,他还发现我女儿的会阴挫伤,处女膜不完整。他用餐巾取样并检测残留在会阴挫伤部分的液体,留下他的手机号码,让我下午询问结果。

计算前后,尸检费1500元,加班费200元,我已经付了钱。

2月25日下午,他在电话中亲自对我说:“从餐巾中提取的阴道口测试是男性精液。

“这是江吴均暴力强奸导致黄静死亡的确凿证据!杨中华:你应该把它录下来。

黄:没想到!我当老师这么多年了,这是我第一次亲自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认为公共安全应该为人民服务。我一直在告诉学生这样的事情。我不知道现在的社会变得如此复杂!2月27日,他换了口说道:“精液是在床头的卫生纸球里测试的。

3月6日,《潭公路鉴字第204号尸体检验报告》更加混乱,否认女儿会阴挫伤、处女膜无止境的事实。它被错误地描述为“干净的会阴和完整的处女膜”!3月20日,我和省公安厅法医一起去找吴建群鉴定物证。我从未想到他拿出的餐巾不是我女儿阴道口留下的餐巾——他竟敢故意销毁原始证据!杨中华:这直接违反了《司法鉴定管理办法》第十条和《公安机关刑事案件处理程序条例》第二百四十四条。应该追究法律责任。

现在这个案子还没有立案,你申请复议了吗?黄:郑萍路派出所决定不立案,但没有依法发出不立案通知书,更不用说在法定的七天期限内将通知书送达投诉人,这违反了法定程序,严重侵犯了我们申请复议的权利。

杨中华:是的,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

黄:还有,郑萍路派出所接到报案的时间是2003年2月24日上午9点左右,但是吴建群拿出相关物证的时间是2月25日上午,相差一天!3月6日,郑萍路派出所又派了李和罗到黄静死亡现场拍摄了更多照片。调查时间实际上过了11天!杨中华:这又违反了《公安机关刑事案件处理程序条例》第一百九十三条。

当这些证据不断被销毁时,你认为立案的可能性有多大?至少在法律意义上,犯罪的客观要件、犯罪的客观要件、犯罪的主观要件和犯罪的主观要件是否完整?你的律师仍然对这四点有把握吗?黄:是的。

我这里有一份《湖南湘潭市国家税务局第一分局蒋吴均涉嫌故意杀害黄晶案法律监督立案报告》,是由我司律师指导和撰写的。请看看。

杨中华:(报告指出了该案的内容,分别有四大要素:例如,“黄静被杀身亡,他的身体健康权、生命权、性不可侵犯权等合法权利遭到侵犯”,“死者赤身裸体,伤痕累累,以及其他相关事实,他明显受到暴力折磨,死于性虐待。江吴均涉嫌犯有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江吴均年满18岁,完全有能力承担刑事责任”、“江吴均知道也应该知道他的暴行会导致黄静的死亡,但希望,让黄静的死亡最终造成有害的后果,并且他已经被依法涉嫌故意犯罪。

退一万步说,如果吴均没有预见到2004年彩票中奖可能带来的不良后果,或者他预见到但相信这是可以避免的,他最终会死于黄色,并被依法怀疑犯有过失罪,等等。

黄女士,你找了多少政府部门和机构来做这样的报告?黄:我去过各地,包括市人大、市政法委、市委办公室、市信访办公室、市妇联、市教育局、市公安局、市检察院、省人大、省妇联、省公安厅、省教育厅等。例如,我给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写信。

在这些过程中,省妇女联合会成员刘戡表现很好。这个人一直试图为我们找到一种方法。

市妇联主席也很好。他客观地看待这个问题,并告诉我一个与我女儿非常相似的案例。他说一个男人是老师,强奸了一个女人。首先他给她打了一针,但效果不好。女人醒来后,男人强迫她通奸。然后他虐待了那个女人。这名妇女被活活打死,伤了她的手腕、脖子、大腿和小腿。

该男子后来自愿承认了这一案件。

杨中华:看来你对黄静的死已经推测了很多次了。

黄:是的,我想这个案子是团伙犯罪。江吴均的朋友都是歹徒。

虽然这是猜测,但也是有道理的:第一个猜测是江吴均请黄静出去吃饭,然后下毒泡茶让黄静昏迷,然后这伙人玩弄、残害和轮奸他,杀死他。其中,香烟灼伤可能是一个人造成的,针刺可能是一个人造成的,头部和颈部受伤可能是一个人造成的,并涉嫌轮奸。第二个猜测是,江吴均毒死了黄静,使其昏迷,然后脱下她的衣服强奸了她,但遭到了黄静的反抗。这时,江吴均恼羞成怒,然后被践踏,玩弄,然后杀了她,严重的性变态。

杨中华:那么江吴均现在在哪里?黄:他以前潜逃过,但5月19日,他被省公安厅下令拘留在拘留中心。

当时,我们天真地以为这可能是个好兆头,但今天早上,省公安厅下来和我们谈话。我们去了市公安局迎接他们。他们仍然说黄静是“自然死亡”。我受不了这一击,反驳了他们,给了他们一个线索。我说:“江吴均在郑萍路派出所的时候,他的朋友打电话给外面的朋友,说江吴均说他在事发当天杀了一只“母猪”。

这是外面接电话的朋友后来告诉我的。我认为这条线索不容错过。

但是一个叫杨的人反过来指责我们:“我们遵循什么线索,为什么要告诉你?“杨中华:他们是这个案子的专责小组吗?黄:是的。

过去,郑萍路派出所负责此事。后来,我们拒绝接受它。直到现在,我女儿的遗体仍在殡仪馆。我们希望他们给我们一个解释。

此外,一些报纸和电视后来报道称,互联网上的一些人开始关注此事。人民网和新华网都有关于我女儿死亡的文章。上面设立了所谓的工作队。事实上,该工作队仍然是原来的工作队。它只是想尽可能完整地完成原本没有完成的事情。漏洞被一个接一个地填补了。说到底,还是在维护治安的权力,维护蒋家的宝贝儿子,他有着相当的地位,需要照顾和照顾。

如今,蒋金友也在世界各地建立联系。他的地位比我们高得多。杨中华:哪些媒体还在和你联系?黄:湖南经济电视台、湖南电视台政法频道;《人民日报》记者很快给我打了电话。

就在你昨晚来找我们之前,湖南的一家电台也在联系我们。

然而,今天早上我被打得如此之重,以至于正如市政法委5月19日所说,我的女儿被描述为“自然死亡”。

我认为这个案子有可能一劳永逸地解决。政府媒体的作用太小,每个人都无法跳出这个圈子。

我也看到了官方媒体的本质。东方新闻的文章就是一个例子。他们只听了我的一些话,然后编造了自己的故事。此外,如果这篇文章要发表,他们必须站在蒋家一边,否则他们就不能发表。

我告诉他们的记者,这篇文章根本不是事实,但记者无奈地说,“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赢了之后,你会反过来写。”

杨中华:在你广泛的请愿、接触和发表之后,你是否受到了蒋家以外的威胁或报复?黄:我记得那是5月30日。潇湘晨报的胡莫砺锋给我发了一条消息,说蒋家想反诉黄家,说我们损害了他们的名誉,要求赔偿。

我知道现在是我自找的,老人(黄静的父亲黄国华)没有心情在广州工作,但我不会后悔或退缩。我会为此而战。

我知道我会越来越危险,但我不在乎这个地方有多黑。作为像我女儿这样的人民的老师,我必须坚持正义,我不能被任意屠杀。

当然,现实真的很残酷。今天早上,省公安厅指责我们说:原来是刑事案件,但现在你大惊小怪后,它变成了政治案件!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不是一个政治案件。司法机构不能独立。这是一个政治问题——他们代表谁说话?附件是黄静家人的联系方式-1。黄静的父亲黄国华;黄静的母亲黄淑华的手机:139732458232;黄静的妹妹黄方慧的电子邮件:e-mail58@163.com■由于这篇文章的特别发表日期(2003年6月16日),这正是公认的“反腐斗士”刘军(同胞李尚平)的阵亡将士纪念日,他于2002年6月16日在警察局不幸遇难。

这个案子已经有365天没有立案了。我希望关心“刘军案”的朋友们会打电话给刘军的家人,并寄去吊唁信。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